“知名大网站”不是都靠谱 大学生实习存黑色地带

时间:2019-03-11 18:08:59

  欧盟招实习生是真,但“假消息”的出处也并非毫无来由

tags:
网站地址:

发布者资料: baihua


  欧盟招实习生是真,但“假消息”的出处也并非毫无来由。据笔者调查,“欧盟招实习生”的消息发出后,确有中介公司打着这个幌子进行诈骗。

  事实上,面向大学生的实习陷阱由来已久。对于把实习和兼职当作修炼内功、了解社会的重要途径的大学生来说,类似网络平台、中介公司、熟人介绍、草根组织这些看似“条条大路通未来”的求职之路,实际上却暗藏陷阱,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人仰马翻。

  大三下学期,赵晴的专业课基本修完。抱着“应该带着学到的知识走出校门去锻炼”的想法,她着手申请实习。简历飞向明确目的地—人力资源管理相关岗位。

  赵晴觉得投简历的时候自己很谨慎。她刻意选择了几家“知名的大网站”,而且投的全部是网站认证过的公司,规模在100人以上。一些网站宣称,会对发布招聘信息的公司提供身份认证功能,公司通过上传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等证件的扫描件获得认证。

  投递了30余份简历后,赵晴接到一家文化公司的面试通知。她回忆,那是在“偏僻到不能再偏僻”的地方,周围没有指示牌,完全不像有一定规模的文化公司。为了保险起见,陪她同去的男友决定先充当面试者。

  从男友口中得知,那是一家类似夜总会的场所,很昏暗。面试他的是一个40多岁的浓妆女子,介绍说“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端茶值班什么的,工资3000元起,值夜班还能有补助”。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赵晴还觉得后怕。她说自己听说过一些人在工作或实习过程中被害的案件,“自己觉得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会被骗。”回到宿舍后,她在网站上举报了这家公司,希望不再有人受骗。从那后,她决定再也不在这类网站上申请实习。

  “学校是个相对单纯的地方,只要你肯努力,就会有回报。但是社会很复杂。作为大学生,我们需要的不仅是知识和阅历的增长,还需要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赵睛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警示其他学子。

  安徽某高校大四学生洪昆(化名)似乎再也不愿提起“实习”这两个字,那次险象环生的实习经历差点让他无法脱身。

  据洪昆介绍,自己那位“高中时成绩很好、人也很通情达理”的同学,在河南读完大学后来到安徽工作。洪昆觉得自己在安徽上学,理应去看看他叙叙旧,再加上那位同学一再“盛邀”,难以推脱。

  到了淮南,洪昆借宿在这位同学“家”。一进门,他便觉得情景有些奇怪—住宿条件极差,卫生间没有淋浴,窗户封得死死的,窗户边上摆放着各种洗浴用品,马桶是坏的,不能自动冲水。但是想到同学刚毕业收入不高,条件差不足为奇,所以洪昆也没有想太多。

  然而,之后48个小时的经历完全出乎他的想象—手机被没收,时时刻刻被监控。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进入的是一个传销窝点。“我根本没有出逃机会,连去厕所也有人紧跟。”洪昆说。他还被逼接受“行业”课程,他曾多次反抗未果。周围的人劝他说,“既然你那么相信你的朋友,你们的友谊这么深厚,那你就帮你同学看看这个‘行业’怎么样,看好了你就可以回去。”洪昆只好表面“配合”,暗地里寻找机会向外界求助。

  一天晚上,洪昆半夜窝在被子里从身上的钱包中找出学生证,摸黑在上面写道:“报警、五楼、抢劫、求助”,扔到了楼下。终于,第二天警察破门而入,将被困多时的洪昆救出。

  据洪昆介绍,传销窝点多为年轻人,几乎都是刚毕业或在读的大学生,他们大多被朋友骗来,一开始还很反抗,后来“看懂了行业”,也就没那么抗拒了。

  经历了“传销惊魂48小时”后,洪昆把他的经历写成了日志发表在网络空间,他想以此告诫学弟学妹们找实习千万要提高警惕,“有时连朋友都不可轻信。”

  初入大学校门,他对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鲜,迫不及待开始尝试各种生活。十一假期时,郝宇在学校看到了招兼职的广告,上面写着“做推销员,一天150元”,郝宇说,“就是今天贴明天被撕,后天接着贴的那种小广告。”

  拨通广告上的电话,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他找到一家“公司”,里面满是来了解实习和兼职的学生。有工作人员把他拉到一边单独谈话,告诉他这次招满了。但想找兼职没问题,交150元会费,就能成为会员,以后可以定期收到讯息。

  无独有偶。为了尽快找到实习机会,在杭州读大学的马晓慧也去了中介公司。公司同样允诺只要交260元会费,就可以接收实习信息。同样没有经验的马晓慧也打消了质疑的念头,“反正中介费会赚回来,那就先交了吧”。交过钱后,中介公司让她回去等短信通知。

  两个人的结果一样。两周之后,马晓慧开始收到实习推荐的短信,每周一到两条,但她觉得“根本没有合适的职位”。中介公司推荐给她的工作或对专业能力要求很高,或薪资低又需要连续工作很多天。而中介推荐给王宇的实习,工作地与他所在的地点隔着半座城市。

  马晓慧周围很多同学都有过类似经历:在中介公司交了中介费,推荐的工作却根本不符合自己的需求。中介公司给她们发了1个半月的短信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她们,“当然我们交的中介费也就不了了之了”。

  崔雨的大学室友是一家NGO的工作人员。通过同学得知,这家NGO在全球各地都有分会,其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在校大学生。室友的介绍着实让她心动,她想参加,出国长长见识。

  面试她的工作人员是一名大一学生,“感觉对方也不是很有经验,面试很快就过了”。接下来,崔雨开始参加一些项目的分享会。据介绍,欧美一些国家的项目申请难度非常大,但是申请去非洲和印度就容易很多,“只要语言过关问题就不大”。崔雨决定报名。

  按照规定,她向“组织”交了2500元钱,其中500元是押金,等她参加的项目顺利结项并完成分享会后返还。至于那2000元,她自己也不清楚是“报名费”还是“会费”。

  把2500元钱打到指定账号后,她拿到了一个“通行证”,类似会员号和密码。登录这个NGO的官方网站后,她觉得“就像进了‘一个大数据库,可以看到这个组织在全球各地的分会和项目。自己对哪个感兴趣,就可以点进去了解,通过邮件联系对方的负责人。

  “交完钱,拿到‘通行证’后,剩下的事情就得自己做了。”她解释说,“你就像从中介链条的这端到了另一端。”最终,她选择了在坦桑尼亚的公益项目,并且自己办好了签证和机票。

  临行的前一天,崔雨突然接到来自坦桑尼亚的电话,对方告诉她之前确定的项目出了一点问题,如果她同意,可以帮她换到另一个项目。

  “感觉特不靠谱,但我机票都订好了,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待他们的是该NGO在坦桑尼亚分会的大学生,因为对方要参加考试,所以无暇照顾她和另外6名志愿者。“进村之后就是彻底的‘放养’,我们干自己的工作,只有走的那天或有重大事情时,才会和坦桑尼亚分会的人联系。”

  “其实存在很多问题,我们曾有志愿者在印度出车祸死亡,也没听说有任何赔偿。”崔雨说,“因为运营这个组织的是大学生,没什么权力,自然也不能对大家负责。”

  “海外实习还是挺困难的,很多中介机构收几万块钱,把大家送到国外去做苦力。”她觉得相比在一则报道中看到的海外实习陷阱,她自己已算“幸运”。

  “学生参与实习或兼职,很大程度上是做求职之前的经验积累,学校应积极为学生提供指导和帮助”,南开大学就业指导中心主任胡军告诉笔者。他还介绍,南开大学就业信息网专门开辟“实习信息”专栏,各学院网站也会长期为学生提供此类信息。

  武汉大学就业指导中心的吴老师也表示,学校会将实习安全问题作为一个模块放入学生就业指导课程。此外,社会上一旦出现实习或兼职诈骗问题,学校会根据特定情况与辅导员沟通,辅导员及时召集班会,告诉学生提高警惕。

  在反思自己和同学“中招”的经历后,赵晴也列出了应注意的问题:要从正规渠道获取实习信息,并通过实习单位发送面试信息、邮件等细节进行再次甄别;寻找实习机会时尽量组成小团队,不要单独行动,一旦出现紧急情况也可以互相照应。

  对于规避实习或兼职中的陷阱,胡军给出两点建议:“一是信息渠道选择,应该以官方(尤其是校方和各学院)提供的信息为主,不轻信来历不明的信息。二是对于一些非正式渠道的有吸引力的信息要多方查询核实,不要盲目相信‘高大上’和‘钱多活少离家近’的好运。”

  日前,教育部、人社部、国资委联合在湖北黄冈召开全国高校实践育人暨创新创业现场推进会,总结交流过去两年中我国创新创业教育的经验与不足。会上为教育部等七部委联合评选出的首批50家“全国高校育人创新创业基地”授牌。

  时值暑期,很多大学生会选择实习、打工。”记者发现,相对于IT、机电、外语专业的实习生而言,不少法学、媒体的实习生薪资待遇较低,收入和支出不成比例。本市一家媒体人力资源部职员小孙表示,招聘时会关注大学生的实习作品,主要是独立完成的大型稿件、策划或者专题等,以作为参考。

  暑假里漂洋过海去找一份“洋实习”,正在成为大学生的新潮流。随着海外实习大学生人群的的扩大,因为表现不当、不熟悉当地文化而被公司辞退的现象也屡有发生。”长期关注大学生实习的晨报记者发现,10年前,海外实习在上海的大学里还是一个新鲜事,现在它已经成为大学生中的流行事。


最新评论

( 查看所有评论 )


声明

  •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对于侵权行为,自行承担责任。